這一次,Chanel為什么選擇在亞洲奢侈品心臟辦秀?

時間:2019年07月24日來源:時尚頭條網作者:

時隔兩年,Chanel重返中國辦秀,傳遞的信號不言而喻。


  時隔兩年,Chanel重返中國辦秀,傳遞的信號不言而喻。

  法國奢侈品牌Chanel日前在官方Twitter賬號宣布將于11月6日在香港啟德郵輪碼頭再度舉辦2019/2020早春度假系列時裝秀。這是Virginie Viard擔任Chanel創意總監后的首個度假系列,該系列于今年5月在巴黎大皇宮發布。不過,目前品牌還未在國內官方賬號發布任何相關消息。

  2017年,Chanel曾在成都舉辦2018早春度假系列大秀,重現了于巴黎舉辦古希臘文明為主題的早春度假大秀。當年這場成都大秀在國內引發巨大關注,Chanel為這次活動足足造了兩個月聲勢,幾乎“承包”了包括VOGUE、T、嘉人、費加羅等多個國內主要時尚刊物的11月封面。品牌還邀請眾多新生代流量明星和時尚博主,在社交媒體上將話題熱度推向最高點。

  在成都大秀之前,Chanel于2016年在北京發布了“巴黎在羅馬”高級手工坊系列。2015年,Chanel還曾在南京和成都兩地發布2015秋冬系列。

  接連在中國辦秀,顯然與中國市場的戰略地位不斷提升有直接關系。

  據Chanel上個月公布的2018年財報,Chanel去年銷售額同比大漲10.5%至111億美元約合98億歐元,營業利潤則同比增長8%至30億美元。按地區分,Chanel在包括中國的亞太市場銷售額猛漲逾20%至47億美元,首次超過歐洲成為品牌全球最大的市場,歐洲市場去年銷售額則增長8%至43億美元,美國市場銷售額增長7%至21億美元。

  Chanel向來以豪擲營銷預算著稱。去年,Chanel用于營銷推廣、時裝秀和舉辦活動的開支高達近17億美元,較2017年增加了9%,研發投入則為1.22億美元。2017年,營銷開支總額則為14.6億美元。這或意味著Chanel已感受到全球奢侈時尚行業加速變革的壓力,開始重視新一代的年輕消費者并持續加大營銷力度。

  時裝秀是塑造與提升品牌形象的關鍵手段。在重點城市走一場秀,拉攏和當地消費者之間的關系,提升VIC高端客戶的購物欲,也是目前奢侈品牌慣用的手段。

  不過在新的市場環境下,時裝秀將最直接地觸發商業變現,通過時裝秀提升的社交媒體話題度,刺激利潤率最高的美妝業務的銷售增長。值得關注的是,去年,Chanel美妝業務占據總銷售額的三分之一,香水與美妝產品的電商銷售額增幅高達50%。

  本月初,Chanel美妝類別已開始在天貓的官方旗艦店預售,Chanel香水和美妝天貓官方旗艦店將于8月2日正式上線,并入駐天貓奢侈品平臺Luxury Pavilion。截至目前,Chanel美妝天貓官方旗艦店已吸引近36萬名粉絲關注。

  不過,此次Chanel選擇在香港辦秀,瞄準的不僅是中國市場,還意在提升其在整個亞洲市場和華人群體中的影響力。

  盡管中國內地的奢侈品消費持續井噴,但香港依然被視為奢侈品零售的亞洲晴雨表。Chanel的傳記作家Justine Picardie曾表示表示,Chanel把國際辦公室建在倫敦,意味著選擇了全球富人增長率最高的城市之一,倫敦第二,而香港則位居第一。

  去年第一季度香港零售表現出色,被認為最多內地游客觀光購物的海港城首季總銷售額達100億,同比猛漲約37至38%,是有史以來最好成績的第一季。2018年全年,海港城母公司九龍倉置業凈利潤增長6%,突破100億港元。海港城全年零售銷售額同比大漲24%至370億港元,占香港零售銷售總額7.7%,平均每日銷售額超過1億港元,每平方尺月均銷售額為2700港元,使其位列全球盈利能力最強的高端商場之一。

  LVMH旗下美妝零售商Sephora正計劃時隔7年重返香港市場,于今年第三季度在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商場開設一家新店。Sephora曾于2010年在香港旺角開店,但于2012年關閉。

  除此之外,康泰納仕國際旗下雜志Vogue香港版首刊剛剛于今年3月正式發售,這是該集團創辦的第26個Vogue區域版,Vogue香港版發行人Desiree Au表示,雜志主要面向的是香港以及在加拿大、美國和英國等海外僑民。

  值得關注的是,首期雜志封面人物90后超模Gigi Hadid和孫菲菲就身著Chanel 2019春夏高定系列。Desiree Au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該封面旨在體現香港東西方融合的文化特點并向Karl Lagerfeld致敬。

  集團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Jonathan Newhouse也曾表示,香港是一塊長久吸引消費者的磁石,更是大中華區品味的象征和奢侈品中心,只有推出Vogue香港版才意味著康泰納仕真正進入亞洲時尚領域。

  除了奢侈品零售,香港還是亞洲高端消費和藝術文化的交叉點。康泰納仕國際的編輯發展執行董事Karina Dobrotvorskaya表示,香港具有強勁的奢侈品市場,對高端時尚品牌和現代藝術有著巨大的需求,提供了時尚與藝術、本土與國際、傳統與創新的多元組合。

  因悠久的歷史和巨大交易額被視為全球藝術市場交易重鎮的巴塞爾藝術展就將香港作為舉辦地之一,這也為香港提供了得天獨厚的文化號召力。該藝術展成立于1970年,是世界公認水平最高的藝術博覽會,每年于香港、瑞士巴塞爾和邁阿密三地舉行。

  國際奢侈品和出版巨頭的背書,證明香港市場依然存在很多機會。同時,作為亞洲金融中心的香港,也是資本的吞吐樞紐,吸引互聯網巨頭阿里巴巴計劃二次在港上市,籌集約200億港元。

  不過,近期香港零售所遇到的挑戰也是顯而易見的。去年回暖的香港零售業于今年上半年再次顯露疲態。據香港統計處發布的數據,香港零售業銷售額4月同比下跌4.5%至377億港元,這也是香港零售額連續第三個月下跌,珠寶首飾、鐘表及名貴禮物銷售額的同比跌幅從3月的2.6%擴大至11.4%。

  Bloomberg評論文章表示,香港銷售額對奢侈品牌業績舉足輕重,貢獻了全球奢侈品牌5%至10%的銷售額,LVMH集團在香港的銷量占其總營業額的8%至9%,而開云集團旗下的核心品牌Gucci在香港的銷量占其總營業額的10%左右。早前珠寶商卡地亞Cartier和中標品牌積家Jaeger-LeCoultre便表示,去年9月的臺風令香港分店被迫關門數天,令該月的區域生意額放緩。

  同時,中國內地下調奢侈品關稅和新電商法的實施,正在將中國消費者拉回國內。支撐香港奢侈品零售的內地游客向內地轉移,勢必將影響香港零售。在此節點,唱衰香港奢侈品零售的聲音不絕于耳,而Chanel選擇在香港舉辦早春時裝秀,不排除其提振香港奢侈品零售、重申香港在區域市場戰略地位的目的。

  年銷售突破100億美元的Chanel也的確擁有這樣的實力。

  不同于靠挑逗年輕人心理崛起的“黑馬”Gucci,也不同于以利潤充沛的手袋配飾作為起點的Louis Vuitton與愛馬仕,Chanel是現存頭部奢侈品牌中唯一將時裝成衣打造為“奢侈品”的品牌,隨著時間沉淀實現了品牌溢價的最大化。而與之相對的LVMH和開云集團無不倚靠龐大的品牌矩陣作為后盾。

  據路透社分析師披露,LVMH首席財務官Jean-Jacques Guion曾表示,以Chanel當前的業務規模,估值已逼近1000億歐元,遠不止媒體們所猜測的500億歐元,這對任何買家來說都是一項巨大的挑戰。盡管Jean-Jacques Guion隨即否認了曾對Chanel估值做出評價,但該消息依然為行業提供了更多參考。

  據時尚商業快訊監測,截至今日LVMH的市值為1929億歐元,Gucci母公司開云集團市值為661億歐元,愛馬仕市值為666億歐元,這意味著Chanel已成為僅次于LVMH的全球第二大奢侈品集團。

  有業界人士認為,Chanel或已成為全球估值最高的單個奢侈品牌,畢竟LVMH旗下品牌總數超過70個,開云集團的主要業務也由Gucci、Saint Laurent和Bottega Veneta三大核心品牌構成。

  如果說品牌創始人Gabrielle Chanel為品牌確立了一個具有傳世可能性的核心價值,已故創意總監Karl Lagerfeld則通過從高級定制到美妝等不同層次的產品線開發和營銷,挖掘了時尚品牌在當代社會可能實現的最高邊際利潤,這為Chanel的獨立性提供了從品牌價值到健康營運等各個層面的資本。而他的離世,又為Chanel在Gabrielle Chanel之外增加一筆新的品牌遺產。

  作為頭部奢侈品集團中唯一一家私有公司,Chanel對時代而言具有典型意義。它說明了一種可能性,即不依靠收購和壟斷,奢侈品牌依然可以獨霸一方,成為最令消費者渴望的品牌。同時,它也能向外輻射影響力,讓品牌出現的任何地方成為矚目的焦點。

  可以預見的是,以Chanel為首的更多奢侈品牌也將加入提振香港這一關鍵市場的陣營中,越來越頻繁地登陸中國辦秀。畢竟,雖然這里依然充滿不穩定因素,但香港依然是亞洲的奢侈品中心。

標簽:Chanel 亞洲
相關閱讀

版權說明

1.本網站部分文章為網上轉載,如有侵犯您的版權請與本站聯系,本站核實之后將對其進行刪除。

2.轉載本站文章請注明來源"中國服裝工業網"并保持文章完整性及原創性,對于違反以上說明的,本站將追究其相關 法律責任。

3.聯系QQ: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意見反饋 返回頂部
浙讧快乐彩12选5走势图